首页 »

深读中华创世神话|女娲补天:一场深刻的历法改革,一次伟大的文化创造

2019/11/19 17:14:47

深读中华创世神话|女娲补天:一场深刻的历法改革,一次伟大的文化创造

伏羲、女娲的神话,自古以来流传于我国广大地区,包括少数民族地区,特别是女娲,传说她抟黄土造人,化生万物,显然将她看成开辟神,如汉代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说她是“古之神圣女,化万物者也”。古书还说上古天有缺漏,女娲曾炼石补天,这个故事还被曹雪芹写入《红楼梦》,产生了巨大影响。有的神话说伏羲、女娲是兄妹,有的说是夫妻,上古发生大洪水,他们躲入葫芦,得免洪灾,出来后成为人类祖先。他们两人的成婚还有滚磨的情节。神话又说女娲本身又变化多端,一天有七十次变化。而她与伏羲的形象常是人面蛇身,或龙身,作交尾状。那么,女娲、伏羲的形象及他们的神话故事有些什么寓意呢?

我国各民族很早就有“阴阳”这样的两“气”化生宇宙万物的思想,《淮南子·精神训》:“古未有天地之时,唯象无形,窈窈冥冥,有二神混生,经天营地。”高诱注:“二神,阴阳之神也。”

 

伏羲、女娲的形象可能和阴阳两气的观念有关。在汉代的画像中,伏羲与女娲常以人首蛇身,且下身交互缠绕的形象出现。伏羲手举日或规,女娲则手举月或矩。这种内容的伏羲、女娲的石刻画像与墓葬砖画,在山东、河南、陕西、四川、湖南等广大地区都有发现。这种画像,在公卿贵族的廊庙祠堂里也可见到,据记载,西汉初期鲁恭王刘余的灵光殿的墙壁上就有伏羲、女娲交尾的画像,并将伏羲、女娲看成开辟之神。

 

“阳”与“阴”,是非常抽象的概念,先民从自然物、自然界气候等变化中抽象出这两个概念后,试问如何才能恰如其分地予以表达呢?最好的办法也即最传统的办法就是为它们“立象”,立象可见意,即通过具体的“图像”来表达其抽象的意思。因此,交尾的伏羲、女娲图像,其传达的原始信息就是:阳与阴的交合。天地人间的变化都源于阴阳二气的消长变化,是天地万物的化生渊源。伏羲、女娲之举规、矩,也即是表示他们“规天”、“矩地”以定方圆,即开辟天地的神性。

 

人的躯体和生命是禀赋天地阴阳二气生成的,人的生命作为一种有机体,不过是自然界的一个组成部分。在阴阳二气之中,阴气具有更为基本与更加重要的功能,阴与地与土相应,所以有的神话将“造人”的神迹归之于女娲,《太平御览》卷七八引汉人应劭《风俗通义》说:“俗说天地开辟,未有人民,女娲抟黄土作人,剧务,力不暇供,乃引绳入絙泥中,举以为人。故富贵者,黄土人也;贫贱凡庸者,絙人也。”

 

这个传说带有阶级社会的印记,无疑有后人修订的痕迹,但其起源或许甚早。许多民族都有人从土出的神话,有些学者认为这表现了先民对土地的崇拜,这当然不无道理,但从我国的很多传承看,女娲造人的故事的深层因子,尚在阴阳两气的化生万物。

伏羲、女娲兄妹婚故事,出现于很多民族的神话传说中。这类故事都有一个大致相同的模式:

 

 

1.大洪水后,世上的人都死了,只剩兄妹二人;2.天神或者其他神灵暗示,兄妹二人结婚才能繁衍人类;3.妹妹不同意(也有哥哥不同意,或二人都不同意的);4.用占卜(多为滚磨、合烟),说明兄妹结婚是天意;或用追逐的办法,兄追上妹;5.兄得龟或别的动物的指示,“倒着追”。于是追上妹妹而成婚;6.兄妹结婚后,人类再传。

 

兄妹婚中的“滚磨占卜”,出现的频率极高,天水伏羲庙中,就放有一只石磨,来纪念伏羲、女娲的滚磨成婚。

 

伏羲、女娲兄妹的“滚磨成婚”只是一种比喻,是对阴阳这一对概念的形象说明,神话学家张振犁先生说:“洪水后,人类的再生,也正如同宇宙阴阳二气之间矛盾运转一样生生不已。这样的观念,在原人那里虽然还形不成后来哲学家的抽象思维,但这种形象的比喻,在洪水神话中暗示出原人的自然哲学观念,则是无疑的。滚磨成亲的深层含意,当然也蕴于典型的中国式的阴阳五行演化、运转的天体和人类起源论之中。因而,用‘滚磨成亲’来象征兄妹结婚生人,就最恰当不过了。”张振犁的说法当然可以成立,中原洪水神话之所以如此集中地用“滚磨成亲”来占卜兄妹婚的“天意”,只要与中国古代天文学著作加以印证,其间的阴阳五行演化、运转的天体和人类起源理论是容易寻找的。

历法与实际天象不相应合,会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甚至巨大的灾难,原始初民因此称之为“天之缺失”。后世把观象治历的工作称为“测天”。远古时代,修订历法工作被叫做“补天”也是说得通的。当然,测天、“补天”的工作在远古常常是祭司(部落首领)的神圣职责,如圣王尧禅位给另一位圣王舜时曾郑重地嘱咐他:“天之历数在尔躬”。

 

测天、“补天”(修订历法)的工作是由祭司(部落首领)组织人员进行的,那么,为什么要归功于女娲呢?这可以从女娲阴神的神性以及原始思维的特征得到说明。原始人常把一些自然现象归因于自然神灵的作用,如下雨是雨神所致,刮风则为风神操纵。女娲是阴神,“阴阳之专精为四时”,四时之合度,靠的是阴阳的和合,因此,把阴阳合度,晷度顺序的历法修正或制定的功劳归于阴阳之神,是可以理解的,这与初民常把他们的一些业绩归功于相应的神鬼的思路完全一致。

 

伏羲的神性中,也与历法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《古今事物考》引《春秋内事》说:“伏羲建分八节,以应四时。”伏羲的功业,也包括“造历”,与女娲同,这不是偶然的。《路史》注引《尹子·盘古篇》云:“女娲补天,射十日。”这是一条重要的材料,从此可以窥见“补天”的真实寓意所在。“射十日”的故事也见于后羿及一些少数民族的神话。后羿的射十日,不少学者指出是历法改革的喻指。女娲之射十日也当是喻指对旧历,即不能反映“天道”的历法的否定,“补天”则与新历法的修订有关。

 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女娲补天所用的材料是“五色石”,古今学者对“五色石”诠释不多,但我以为这是不能忽视的。如果“补天”的确蕴含着制定或修订历法的文化内容的话,那么,“五色石”很有可能是历法的象征,这种历法是把一年分为五个季节月,每个季节月用一种颜色来表示。令人惊奇的是,且不说上古正存在分一年为五季的五行历法,而且的确存在用颜色来表示时段与方位的习惯。《史记》载秦襄公祠白帝,宣公祠青帝,灵公祭黄帝等。《封禅书》载汉高祖刘邦入关后问人曰:“故秦时上帝祠何帝也?”对曰:“四帝,有白、青、黄、赤帝之祠。”高祖曰:“吾闻天有五帝,而有四,何也?”莫知其说。于是高祖曰:“吾知之矣,乃待我而具五也。”乃立黑帝祠,命曰北畤。

 

《尔雅·释天》也保留了以颜色表示季节的上古文化:“春为青阳,夏为朱明,秋为白藏,冬为玄英。”以色彩为象征符号,可以把看不见摸不着的时间、空间具体化、形象化,使季节、时间空间变成可以指认与传喻的对象,这无疑是一种伟大的文化创造。我以为,“五色帝”与“五行”都与五季相应,五季各一分为二,就是十个月,中国上古存在过分一年为十个月的历法。

 

创世神话说到底是对“我是谁”、“我来自哪里”的追问,而这恰恰也是哲学的根本问题,从这个意义上说,神话思维与哲学思维是相通的。众所周知,阴阳、五行等概念是中国哲学的重要范畴,它能在上古神话中扮演根源性的角色,绝非偶然。而我们对自己先人的神话作品,实在也应该怀有更多的敬意,因为这里蕴含着我们先人的伟大智慧,浸润着他们对自然、社会和人生的不倦的探索精神。


作者为上海海关学院教授

主编:王多

图片编辑:项建英

题图来源:东方IC